• <input id="62w2u"></input>
  • 南寧出國留學費用聯盟

    牟**與**市公安局**分局行政賠償上訴案

    樓主:刑偵案審 時間:2020-12-23 13:43:58

    【案情介紹】

      牟女士和辛先生是多年的朋友,雙方有多次商業往來。兩人之間進行了多次原石交易?,F雙方因貨款支付問題產生糾紛。

      201×年××月××日晚,牟女士等人向派出所報案。派出所依法受理,進行了調查。

      201×年××月××日,××市公安局××分局對辛先生以涉嫌詐騙予以刑事拘留。

      201×年××月××日,公安××分局經偵查后認為,辛先生涉嫌詐騙一案沒有犯罪事實,撤銷該案,并將辛先生釋放。

      后經當地人民調解委員會調解,牟女士就一塊10千克原石書面承諾于201 ×年××月××日前準備好人民幣×××萬元后再行協商。

      201×年××月××日,該原石實際持有人柴先生將該10千克原石交派出 所代為保管;因牟女士未能在約定時間帶錢進行協商,派出所將10千克原石還給了柴先生。

      之后,牟女士等人攜款前往派出所要求換回10千克原石,派出所告知原石已交還柴先生。

      201×年×月××日,牟女士向公安分局提出國家賠償申請,要求賠償因違法行政而遭受的原石損失、交通費、住宿費、誤工費。公安分局做出行政賠償決定,認為牟女士與辛先生之間因原石交易引發經濟糾紛,牟女士無證據可以證明其所受損失系由公安分局侵犯所致,決定對牟女士的國家賠償申請不予賠償。

      牟女士不服,提起本案訴訟。一審法院判決駁回牟女士起訴。牟女士不服,提起上訴。

      【行政上訴狀】

      上訴人(原審原告):牟××,女,漢族,196年××月×日生,住××市××區××鎮××路×××號××室。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市公安局××分局。

      住所:××市××路××號,

      法定代表人:×××,局長。

      上訴請求:

      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審判決,支持上訴人原審訴訟請求。

      事實與理由:

      訴人與辛××兩人之間進行了多次原石交易。

      上訴人與辛××雙方因貨款支付問題產生糾紛。

      201×年××月××日晚牟××等人向××市公安局××分局××路派出所報案。派出所依法受理,進行了調查。

      201×年××月××日,××市公安局××分局對辛××以涉嫌詐騙予以刑事拘留。

      201×年××月××日,公安××分局經偵查后認為,辛××涉嫌詐騙案 沒有犯罪事實,撤銷該案,并于201×年×月××日將辛××釋放。

      上訴人認為辛××行為符合合同詐騙罪的構成要件,被上訴人怠于行使刑事司法權,將該刑事案件轉化為民事糾紛違法,且被上訴人濫用行政權力,參與該起糾紛。被上訴人未依承諾保管10千克原石,導致該原石無法追回,造成上訴人損失,應當予以賠償。故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審判決,支持上訴人原審訴訟請求。

      【法院判決】

      上訴人牟××因行政賠償一案,不服××市××區人民法院(201×)×行賠初字第×號行政賠償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月×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查明,201×年×月,牟××結識了案外人辛××,兩人之間進行了多次原石交易。201×年××月,雙方因貨款支付問題產生糾紛。201年××月××日晚,××市公安局××分局××路派出所(以下簡稱××路派出所)接牟××等人報案,依法受理并進行調查。201×年××月××日,××市公安局××分局(以下簡稱公安××分局)對辛××以涉嫌詐騙予以刑事拘留。201×年××月××日,公安××分局經偵查后認為,辛××涉嫌詐騙一案沒有犯罪事實,決定撤銷該案,并于201×年×月××日將辛××釋放。201×年××月××日,經××市××區××路街道人民調解委員會調解,牟××就一塊10千克原石書面承諾于201×年××月××日前集齊人民幣×××萬元后再行協商。

      201×年××月××日,該原石實際持有人柴××(案外人)將該10千克原石交付××路派出所代為保管,因牟××未能如約攜帶錢款再次進行協商,且柴××多次催促,××路派出所于201×年×月×日將10千克原石交還給了柴××。之后,牟××等人攜×××萬元前往××路派出所要求換回10千克原石,被告知該原石已交還柴先生。201×年×月××日,牟××向公安××分局提出國家賠償申請,請求賠償因違法行政而遭受的原石損失×××萬元,以及交通費、住宿費、誤工費×××萬元。公安××分局于同年×月××日作出了×公(×)行賠字【201×】×××號行政賠償決定(以下簡稱被訴行政賠償決定),認為牟××與辛××之間系因原石交易引發經濟糾紛,牟××并無證據可以證明其所受損失系由公安××分局侵犯所致,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二條第一款及第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決定對牟××的國家賠償申請不予賠償。同年×月×日、×月×日,公安××分局兩次以掛號信方式將上述決定書郵寄送達牟××。牟××不服,訴至原審法院,請求撒銷被訴行政賠償決定并賠償其原石損失×××萬元及交通費、住宿費、誤工費×××萬元。

      原審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國家機關和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行使職權,有本法規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的情形,造成損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國家賠償的權利?!惫十斒氯擞袡嗳〉眯姓r償的前提是國家機關或其工作人員實施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三條、第四條規定的侵犯當事人合法權益的行為,并造成當事人的損害,且該行為與損害之間應有直接因果關系?!痢谅放沙鏊幽病痢恋热藞蟀钢缚匦痢痢辽嫦釉p騙犯罪,當日××路派出所即依法受理并進行調查,對辛××以涉嫌 詐騙予以刑事拘留,公安××分局經偵查后認為,辛××涉嫌詐騙一案沒有犯罪 事實,故決定撤銷該案,并釋放了辛××,這是公安機關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所作出的處理結果,牟××和辛××之間因原石交易所引發的經濟糾紛,可以通過民事訴訟途徑予以解決。本案中涉及的10千克原石問題,系柴××自愿交到××路派出所,該所予以保管并出面調解的本意在于解決糾紛,對于該原石的歸屬,公安機關無權作出判定。牟××有書面承諾,因牟××未如期攜帶錢款前去協商,××路派出所將該原石交還柴××并無不妥。牟××要求就原石損失、交通費、住宿費、誤工費等予以賠償,但上述費用并非公安××分局的行為所致,且未能提供充分證據證明公安××分局的行為與其損害之間存在直接的因果關系。公安××分局所作的不予賠償決定并無不當,牟××要求公安××分局賠償各項損失合計××××萬元,缺乏事實證據和法律依據。原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二條第一款、第十五條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三條之規定,判決駁回牟××的訴訟請求。牟××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

      上訴人牟××訴稱,辛××行為符合合同詐騙罪的構成要件,被上訴人公安××分局怠于行使刑事司法權,將該刑事案件轉化為民事糾紛違法,且被上訴人濫用行政權力,參與該起糾紛。被上訴人未依承諾保管10千克原石,導致該原石無法追回,造成上訴人損失,應當予以賠償,故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審判決,支持其原審訴訟請求。

      被上訴人公安××分局辯稱,上訴人牟×提出辛××行為構成合同詐騙犯罪的意見不屬于行政賠償案件的處理范圍;上訴人與辛××因原石買賣發生的爭議系民事糾紛,可以通過民事訴訟解決,被上訴人為化解糾紛,維護社會穩定,參與調解,因上訴人未按約定時間攜帶×××萬元至××路派出所,10千克原石由柴××取回,被上訴人未實施侵害上訴人的行為,上訴人要求被上訴人承擔行政賠償責任的理由不能成立。故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經審理查明,原審判決認定事實基本無誤,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賠償請求人單獨提起行政賠償訴訟的、應當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的相關規定。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規定,行政違法行為指與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行使行政職權有關的,給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造成損害的,違反行政職責的行為。上訴人提出辛××行為符合合同詐騙罪,被上訴人不予追究刑事責任,造成其損失。本院認為,被上訴人作為公安機關在本案中是否應當履行刑事偵查職責,并非其行政職責范圍,不屬于行政審判權限范圍,不能構成行政賠償的前提條件。因此,上訴人據此提出行政賠償請求,不符合法律規定。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一條第(四)項規定,賠償請求人單獨提起行政賠償訴訟,應當提交相應的證據證明被上訴人實施了加害行政行為,且該行為已被確認為違法的事實。上訴人對此并未提交相應的證據予以證明。因此,上訴人單獨提起本案行政賠償訴訟,缺乏相應的事實根據。

      綜上,原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人要求撤銷被訴行政賠償決定并要求對其原石損失及相關損失予以賠償的請求,并無不當,本院可予維持。上訴人的上訴請求及理由,缺乏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一條第(一)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第二十一條第(四)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二審案件受理費各計人民幣50元,均退還上訴人牟××。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律師評述】

      本案需要區分行政行為與刑事偵查的不同,需要界定公安機關在本案中的行為是行政行為還是刑事偵查行為,這兩個行為的法律依據不同。行政行為則受《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規范,刑事偵查則應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而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國家機關和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行使職權,有本法規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的情形,造成損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國家賠償的權利?!惫十斒氯擞袡嗳〉眯姓r償的前提是國家機關或其工作人員實施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三條、第四條規定的侵犯當事人合法權益的行為,并造成當事人的損害,且該行為與損害之間應有直接因果關系。

      而本案中派出所接牟女士等人報案指控辛先生涉嫌詐騙犯罪,當日派出所即依法受理并進行調查,對辛先生以涉嫌詐騙予以刑事拘留。公安分局經偵查后認為,辛先生涉嫌詐騙一案沒有犯罪事實,決定撤銷該案,并釋放了辛先生。這是公安機關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所作出的處理結果,并非行政行為。

      牟女士和辛先生之間因原石交易所引發的經濟糾紛,系民事糾紛,應通過民事訴訟途徑予以解決。對于原石的歸屬,公安機關無權作出判定,應由法院依法認定。

    同時,我們需要明確,公安機關是否應當履行刑事偵查職責,并非其行政職責范圍,不屬于行政審判權限范圍,不能構成行政賠償的前提條件。因此,上訴人據此提出行政賠償請求,不符合法律規定,法院判決其敗訴也就順理成章了。

    ?

    原文載《辯論智慧 行政訴訟中的法與理》,魏建平編著,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17年4月第一版。P74-78。

    整理:蘇州市公安局信訪處“不念,不往”、“詩心竹夢”。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全天最准大发快三